首页 性学研究所 解惑 正文

性游记:大丁丁给我带来的幸福、苦恼,以及创伤

编者按:新的一期《性游记》是范坡坡跟一位天赋异禀的朋友关于尺寸的对话。这篇打码的过程真的很痛苦,你看到的一切错别字都不是错别字。请珍惜这份分享。

  NimrodFKK  是我在柏林的一个朋友,一直对他下面那话儿天赋秉异有所耳闻,疫情期间我无心插柳给他提起现正流行的草根网黄平台 OnlyFans。 没过多久他开始给我展示新添置的新电视机、办公椅,并且不无炫耀地说, 这些都来自 OnlyFans 的营收。 终于意识到,我们必须得坐下来好好聊聊,那块肉带来的幸福与苦恼。
NimrodFKK 的 OnlyFans 主页截图)
范坡坡你名字挺特别的,说说由来吧。
NimrodFKK前半部分 Nimrod 在希伯来语里指的是反叛者,因为圣经的缘故,在基督教文化里也被熟知。FKK 呢,就是德语里的 Freikörperkultur 天体文化的意思。
范坡坡:所以这个名字融合了你的希伯来以色列背景和德国居住的当下现实。
NimrodFKK:完全没错。
范坡坡:你成长环境是什么样的?
NimrodFKK:我在特拉维夫的长大,我妈妈那边的家庭是从欧洲来的,我爸爸这边是伊拉克的。所以我们家其实是融合了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和米兹拉希犹太人,这种情况在 80 年代的以色列并不是很常见。我妈妈是很开放的。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幼儿园时期,我就有很多疑惑,比如 “我可以既爱男人又爱女人吗”。她会告诉我:“当然了,那不成问题。只要你想就可以。” 我觉得我爸爸有点偏保守,但是他在这方面也说的不多。在我小学的时候,我们从特拉维夫搬到了以色列的一个共产主义社区。在那里,人们对于性和身体都非常开放。
范坡坡:你小时候就喜欢裸体吗?
NimrodFKK:才不。我那时候其实是个很害羞的孩子。
范坡坡:跟你的丁丁尺寸有关吗?
NimrodFKK:我觉得是的。我妈妈说在切包皮那天,拉比 —— 犹太教的神父,对我印象深刻:“哇,接了个大单”。我妈妈总是提起这茬,还用来跟她的朋友们开玩笑。我觉得她是挺骄傲的,我爸倒是因此很讨厌我。
范坡坡:因为你丁丁比他大?
NimrodFKK:大概是有比他大的潜力。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不是成年人的尺寸。
范坡坡:那等你真的开始用你的丁丁的时候,尺寸对你来说是优势么?
NimrodFKK:感觉更像是双刃剑。有时候很好,有时候也很糟糕。首先,从小到大,别的孩子都对我有些嫉妒和霸凌。在我 16 岁的时候有个女朋友。她思想也挺开放的,我们当时经常谈论色情片啊,双性恋啊这样的话题。她一方面很喜欢我的大丁丁 —— 因为比她的前臂还长,所以她没事就掏出来量量之类的,然后就跟她的朋友们显摆。学校里就开始有很多关于我丁丁的传闻,当时我在学校里有个外号叫 “号角”(Horn)。我当时其实不太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那么叫我,直到上了高中回想起来才意识到,原来是因为当时那个傻逼女朋友。另一方面她对我的大丁丁是又爱又怕,加上我们当时住在宿舍里也比较害羞,所以她留宿的时候我们也没做很过分的事,最多也就是打打飞机,搂抱一下。
范坡坡:那第一次的茶-入行为是什么时候?
NimrodFKK:我不太记得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但我印象中是跟一个男生。那段感情很虐,给我留下了很深阴影。在我刚刚 20 左右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很久都没有 xing-生活。当我在 23、4 岁又开始有行-生活时,我开始跟一个比我大很多的男人约会,他非常痴迷于我的丁丁。但他太缠人了,我不是很喜欢他。不过印象深刻的是,他是第一个敢给我做深-猴的。
范坡坡:所以你定义自己是双性恋吗?
NimrodFKK:是啊。我不完全是同性恋,我觉得我自己并不真的属于这个群体;但另一方面,我在男同性恋圈子里比在直女圈里更受欢迎。因为交友软件活跃程度高,而且不少人迷恋大丁丁,反而我遇到的大部分女性不会对尺寸那么执着,甚至太大的反而引发恐惧和不适。
柏林西郊的 Teufelssee 天体浴场的鸳鸯戏水
范坡坡:那柏林算是来对了。
NimrodFKK:是的,对我来说算是一次性解放。我开始去一些同志桑拿、性俱乐部这样的地方,我在交友软件上也很活跃。渐渐的,我也开始接纳裸体文化运动,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名字(FKK)。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自由的时光,我也开始从之前的一些创伤中走出来,也乐于给其他人这个机会去享受我的丁丁。我曾经对我的炮友说:“你想用它干嘛就干嘛,现在它是你的了,好好享受吧。”  很多人喜欢这样的互动,我也是成人之美。当时在同志桑拿,感觉自己像个明星。但是这样的骄傲并没有持续多久,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真心喜欢上了一个人,他成为了我的第一任男友。有一天我们一起去同志桑拿,我当时并没有关注别的男人,只想跟他腻歪。当我们进入桑拿间一个公共区域时,我们开始相互摸,他开始给我(打码),还给我(打码),然后我就准备(打码)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个男人冒出来,他看见一个快要(打码)的大丁丁,就跑过来强行给我(打码)。我当时真的控制不住,所以直接出来。我当时很受伤,因为那本来应该是留给男友的,那个男人就这样把它偷走了,我当时差点哭出来。
范坡坡:应该是你那个男友更受伤吧?
NimrodFKK:男友反而没觉得什么。
范坡坡:你俩为啥要去公共场所里搞对方?是去那里撒狗粮?
NimrodFKK:很多情侣都这么做啊,很好玩。去桑拿主要是为了蒸桑拿,不一定要跟别人搞。
范坡坡:… 好吧,不说这个了。在一个跟犹太族群有着复杂关系和历史的国家里,你觉得这里的人们都如何看待你的犹太身份?他们会把你的犹太身份和你的大丁丁联系起来吗?
NimrodFKK历史原因在德国人们明面上不会说,但他们其实对犹太人的身体有种隐含的偏见。很多人觉得犹太男人的升-职-器长得不一样,因为他们都被割过包-披。二战时就曾用这个方法鉴别犹太人,所以犹太丁丁一直都极具政治意味。尤其当时还有一种思想认为犹太人是低等种族,像畜生一样,大丁丁也甚至作为这一说辞的佐证。性幻想、割包皮、犹太人,再加上之前我说过男同性恋社群对大丁丁的迷思——这些都加在了我身上。我看过一个很有趣的 A 片,里面的男星就是以 “犹太big JB” 来做宣传的,但这其实挺傻逼的,我曾经有个中国男朋友也有个大丁丁。在 A 片里,也能看到有着大丁丁的亚洲人和有着小丁丁的黑人。在我读过的科学研究里,也没看到说国与国之间的平均阴茎大小有什么差别。所以这些偏见根本没有科学依据,只是人们的幻想而已。
范坡坡:那你怎么看待色情产业痴迷大丁丁的现象?
NimrodFKK:我觉得色情产业就像是一个畸形秀,充斥着大胸、大皮纳斯,和奇形怪状的身体。其实芭比娃娃也是一样,她们的身体比例是失调的。但这就成为了很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幻想,他们在向往着一个 “非人类” 的身体。这种失调的身体比例在镜头前可以赚钱。另外很多看上去大丁丁的明星其实往往也比较矮,例如Mandingo,他大概是 165-170 公分的样子。所以他们的身体比例让他们的丁丁看起来比实际上更大了。而我 190 的个子,如果你把我的丁丁放在他们身上,它看起来就会像个巨蟒一样。
《如何与自己的大丁丁共存》—— 这样的生存指南是真实存在的  
范坡坡:你是怎么开始在OnlyFans上活跃起来的。
NimrodFKK:我一开始是在另一个网站上发丁丁图,那个网站叫 LPSG,大丁丁互助小组 (Large Penis Support Group) 的缩写。我听说有这么个专门给大丁丁的人交流用的网站,我就想看看上面都有啥。发了几张图之后,很快我就变成了最受欢迎的用户之一。这个网站给了我免费的会员权限,我在上面就像个明星一样,所以无聊的时候我就发几张图配上评论。2020 年 2 月的一趟台湾之旅是我经历继柏林之后第二次的性解放。我在台北一家叫 “Soi 13 in” 的同志桑拿里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我在那里很受欢迎,但又不像在柏林那么被物化,被当做性玩具一样玩耍,而是有很多语言和心灵上的交流,这让我很受启发。后来新冠疫情爆发了,谋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然后我想起之前朋友提议让我用丁丁赚钱,而你又跟我提到了 OnlyFans,说是涩-情行业的流行趋势,我就试了试。因为推特和 OnlyFans 是相关联的,我也就开始在推特上发东西。一切就这么开始的,都是因为新冠。
范坡坡:你的粉丝们都是怎么回应你的作品的?
NimrodFKK:基本上都是正面评价。而且还有一方面,就是我(打码)的时候射很多。每一次(打码),我都能射十次以上。我的大部分的视频都是 solo,有的时候也会跟我的一个性伴合作,他是个大尺寸爱好者,跟大丁丁互动很有经验。所以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很舒服,不用担心会伤到他。我们每次拍摄都玩得很嗨。
范坡坡:粉丝忠诚度如何?
NimrodFKK:我的确有几个忠粉。去年万圣节我做了一个特辑,那个视频是用监视器拍的,我戴了一个狗头面具,就是那种有点小恐怖氛围的 solo 视频。就在我上传了视频的五分钟后,有个人给我打赏了100美元。这个算是惊喜吧。虽然身为犹太人,我并不过万圣节,不过因为这个被打赏也是挺酷的。我还有另一个粉丝 —— 他现在移情别恋了,不过他曾经每隔几天就会给我打赏 50 美元。我很喜欢跟我的粉丝们互动,有时候会让粉丝提要求,让 ta 们告诉我应该做什么,说出 ta 们对我的xing-幻想。
范坡坡:大丁丁给你带来了麻烦,但同时也给你赚钱,感觉他像是你的老板!你爱你的老板吗?
NimrodFKK:我爱我的身体,不管哪一部分都爱。我很容易博-岂,接吻拥抱都能让我营-起来。但是要达到 100% 的硬度,我还是得做点额外的努力。这也跟大尺寸相关,完全充血需要生理机制的完美配合。所以有时候用 ying-茎环,有时候吃 wei-哥,有时候两个都用上。这是我几乎每一次 doi 都会遇上的一个小麻烦,我的上一个正式男朋友,一个纯受,他也觉得驾驭不了我的丁丁。尽管我已经尽可能地温柔、耐心,但不管我怎么做,他都觉得很痛。我最不想做的就是伤害我爱的人,所以我也觉得很痛苦。我们的性生活一直都不是很好。
范坡坡:那你有没有试过去做受?
NimrodFKK:没有,我不是很喜欢 gang-交。就算我做攻的时候,比起直肠,我也更喜欢银-道。另外,生活中穿短裤对我来说是个头疼的问题。我不喜欢晃着下面走来走去,得在里面穿一条三角裤或者紧身内裤,但那些内裤都不是为我这样的人设计的,所以有时候穿着会痛。还有我也戴不上一般尺寸的安全套,所以通常都会自备特别版本的套套。
范坡坡:说了这么多,你的丁丁到底有多大多长?
NimrodFKK:我不想说一个精确的数字,但是如果你去我的  ,你就能亲眼看到了。
范坡坡:哈哈哈乱插广告。
NimrodFKK:推特上也行啦,那个是免费的。你之前去看过吗?
范坡坡:我不想看!我有大丁丁恐惧症。
NimrodFKK:你不想看?我可以给你发几张照片。
范坡坡:别!谢谢!不用了!
图左为NimrodFKK使用的特别版安全套,图右为一般尺寸安全套作为对比
//采访:范坡坡 
//听写翻译:Jing
//编辑:Alexwood
想看更多“性游记”?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对你们爱爱爱不完!

对你们爱爱爱不完!

February 14th Valentine's Day 可能是为了弥补2020的遗憾 今年的好事都扎堆出现 大年初三跟情人节也“好日...

解惑 2021.03.22 0 1721

四个让女人爱上享受的口爱姿势

四个让女人爱上享受的口爱姿势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四个让女人爱上享受的口爱姿势 口交带来的润湿感和逗人玩味,是猫男猫女都喜欢的一种美好体验!但是,除了良好的口交...

解惑 2021.03.22 0 4878

口爱教程

口爱作为爱爱的一种方式,一直是有人痴迷有人厌恶,喜欢与厌恶属于各人的选择和喜好,我见过有的人对口上瘾,并且吃下J液,也见过有的人什么都不可以,只能接受传教士体位。 这篇文章主要就是给对口爱感兴趣的人准...

解惑 2021.03.22 0 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