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蜡烛爱上鞭 正文

什么是SM?SM是性虐待吗?

SM是性虐待吗?不,它更像极限运动。为什么?请看下文。

对SM有一定了解的人,绝对不会把SM和性虐待/性暴力混为一谈。它不是像一些人想的那样,是单方面的鞭打、侮辱,是M因为缺爱而"自甘堕落"的选择。那它是什么呢?

是"虐恋"的简写。它指的是,将痛苦和性快感联系起来的活动。

痛苦既包括肉体的痛苦,比如鞭笞、击打;也包括精神上的痛苦,比如言语或行动上的羞辱。

什么是SM?SM是性虐待吗?

在一场SM活动中,存在两种角色:

一种是通过对他人施加痛苦来获得快感,就是施虐方S;另一种是通过接受痛苦获得快感,就是受虐方M.

人们可能有固定的喜好,比如一直做S或一直做M;但也有人既喜欢做S,也喜欢做M,可能会在不同的SM活动中担任不同的角色,这样的人被称为"转换者"(Switch)。

还有个很常见的误解,是把SM仅仅看作前戏。认为SM就是用来助兴的,等羞辱一阵后,便过渡到负距离运动。

NONONO!

一次完整的SM活动中,不一定要包含插入式的性行为。S和M可以仅凭施加/接受痛苦,就能获得足够的性愉悦。

不过,尽管形式多种多样,但有一个原则,是所有SM活动必须遵守的。这也是SM和性暴力/性虐待产生区别的地方。那就是:

S和M都得处于

有能力表达真实意愿的情况下(sane),在充分了解活动包含的内容和风险后,一致对此表达同意(consensual).

区别1:性暴力无视暴力受害者的意愿,而SM强调所有参与者的自愿。

S和M双方在实践开始前达成一致意见:比如具体要包含哪些道具或场景、要不要有插入式的行为、要持续多久……而且自愿是有边界的。一旦SM活动结束,就默认自愿的终止。如果一个S想在结束后继续铐着M,等着TA的将是警察的真·手铐。

区别2:性虐待中,加害者的权力凌驾于受害者,而在SM活动中,双方是互惠互利的。不论是S还是M,都应当能从SM里获得快乐。还有爱好者认为,其实M才是掌握权力的一方,因为M才是决定SM活动下限和上限的角色。S无法由着性子胡来,一旦M不愿意,S就得停下。结束的权力握在M手里。

更有人提出,SM其实是S在帮M实现M的自嗨幻想。如果S没有按照M的设想,做得太过火、骂得太过分,那SM就失败了。典型的例子,比如一些过于现实的辱骂,瞬间浇灭了欲望的火焰。

有SM爱好者总结了以上原则,提出SM是"有风险共识的两愿实践"(Risk-aware consensual kink),觉得不妨将SM看作是极限运动。

极限运动是会有风险,但参与者会预先了解知识,努力降低风险,而人们也不会因为极限运动可能带来不安全的后果,就拦着所有人参与它。

"但是,"你可能会问,"极限运动很刺激,令人兴奋,所以人们喜欢它。但为什么人们为什么会从痛苦中获得快感呢?这不是有病吗?"

确实,最开始,SM被研究者们看作是病态的行为。毕竟人的本能是趋乐避苦,为什么要寻求痛苦?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和SM社群的不懈努力,两厢同意、彼此快乐的SM已经不再被看作是病!

比如,在美国精神病诊断的"圣经"DSM-5(《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里,只有当S"将其性冲动实施在未征得同意的人身上",以及S和M的"性幻想、性冲动或性行为引起有临床意义的痛苦,或导致社交、职业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损害"时,才会被视作障碍。

不然,两厢同意、彼此快乐的SM只是人的一种性偏好罢了,和有人喜欢不同的姿势、有人喜欢特殊的地点一样。你有你的萝卜,我有我的青菜。

至于人们为什么能从SM中获得快乐,有好多种理论。碍于篇幅,我们今天就挑几个讲:

比如有理论认为,人们能将肉体疼痛与快乐联系在一起,是生理因素导致的。

研究发现,疼痛可以使人们分泌出一种叫胺多酚(Endorphin)的物质。它类似于吗啡,能让人们产生快感。这和有些人爱吃辣椒是同样的道理,嘴上越痛,内心越痛快。

也有理论认为,SM能满足人们得到他人承认的渴望。

因为在SM的过程中,M能感觉到S始终在关注着自己。关注M的需求,关注M现在的情态。

有受虐倾向的女作家马库斯说:"如果一个男人关注着我,我更能确认自己的存在。"而通过获得M的允许来施与痛苦,S也感到自己的权威被M承认,借由满足M受虐的欲望,S在M的心中产生了价值。如此,S和M都获得了对方的尊重和肯定,互利互惠。

此外,李银河老师通过对中国女性虐恋和受虐幻想的调查发现:能理解或喜爱SM游戏的人,恰恰是成长过程中完全没有遭受暴力行为的人。

因为从小在暴力环境下长大的人,只会把暴力视为"赤裸裸的丑恶",而只有从未被暴力侵害过的人,才能够并愿意去体会折磨和羞辱带来的微妙快感。

不过,也有遭受性暴力的幸存者自陈,从SM活动中实现了自我疗愈。因为性侵的过程中,身体处置权被握在加害者手里。但在SM游戏中,她重新掌握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她能决定活动的内容,而SM玩伴对她的信任,也激发了她对自己的信任,让她相信自己能够不被愤怒压倒,能有节制地对玩伴施加痛苦,来释放怒气。

当然,这不代表SM可以替代正规咨询和治疗。只是借由这个例子强调,SM关系里存在着尊重、信任以及有边界的控制。不然它不可能提供疗愈作用,只会进一步带来失控和伤害。

如果听到这里你觉得心痒,也想试试看SM,那KY小姐姐也有一些建议献给你:

(1)首先,不要害羞,你不是一个人。

Juliet Richters教授和她的同事调查了2500多名澳大利亚人,发现在过去的十二个月中,有1.3%的女性和2.2%的男性进行了SM行为,虽然看起来数字不大,但是,人们做得未必多,想得倒不少。

比如,根据Christian Joyal博士和同事对1500多名人士开展的调查,有64.6%的女性和53.3%的男性报告称:他们幻想过在性方面被人支配。还有46.7%的女性和59.6%的男性报告称:他们曾幻想过支配他人。

所以,即使人们嘴上不说,讲不定心里是渴望尝试SM的。如果你和(性)伴侣聊聊,或许会发现,你们俩志同道合呢。

(2)循序渐进,由浅入深。

如果你之前没有尝试过,不妨从相对不激烈的方式开始。比如蒙眼、轻微掌击,再过渡到更进阶的内容。

我们也可以先搜索SM会包括的活动,把它们分为"我想尝试"、"绝对不想"与"不确定,可以试试看".然后在安全的环境下探索自己的喜好,完善列表。探索的过程也是自我发现的过程,或许会找到一些惊喜。

比如这样的一份问卷

图片仅供参考

图片仅供参考,部分play仅适用虚拟作品,请自行考量……

(3) 安全词很重要

SM过程中,M有时会佯装拒绝和反抗。为了进一步体验被"强迫"的乐趣,但如果M真的希望喊停,要怎么和反抗区分呢?

于是,SM社群设计了"安全词",来明确地表达拒绝安全词得和性、和SM场景无关,才能避免产生混淆。常见的安全词有"红灯"(表示停下)和"黄灯"(表示让S慢一些、小心些)。当然也可以想一个能迅速让双方失去欲望的词。例如我有个朋友会用"美国总统".

如果过程中M无法用言语表达,也可以约定一些动作代表"停下".比如敲三下床头等。

(4) TA可靠吗?

挑选玩伴时,一个常见顾虑是担心对方不可靠。万一对方对SM有误解,以为SM就是无节制地伤害你、主宰你。贸然和这样的人玩SM,可能危害到我们自己的人身安全。

要考量一个人是不是合适作为SM玩伴,可以参考两个标准:

ta对SM是什么态度?TA了解SM吗?ta是不是会尊重你的意愿?

对第一个标准,我们可以先和对方聊聊ta对SM的理解。如果对方有兴趣,但了解有误,我们可以给对方做科普,或是双方一起去学习、交流。但如果TA不肯接受SM的规则,执意认为SM就该是虐待,不要犹豫,赶紧说再见而对方是不是尊重你,在日常谈话和决定里就会有体现:

当意见不一时,ta会听你的想法并认真考虑吗,还是不屑一顾地否认?

ta平时会肯定你的优点,还是不停地灌输你不够好?

如果讨论避孕,ta会愿意采取避孕措施吗,还是由着自己爽?

……

如果对方平时就无视你的意见,你又如何能确定,ta在SM过程中会按照你的想法及时停下呢?

看到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会想:SM好麻烦啊,这要小心,那要小心的,于是对SM望而却步。

但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因为同样的小心,在尝试其他类型的性行为时,也得注意啊:

比如有个朋友找了个不懂润滑的男生,急吼吼让她坐下去,结果"咔吧",丁丁折断,大过年的送急诊=_=也有朋友防不胜防,遇到表面很体贴,床上很自我的伴侣,也只能及时喊停,败兴而归。

毕竟归根到底:

"平等互惠、知情同意和互相尊重"

应当是所有性关系共同的守则

不论是玩SM,还是发展其他的性关系,都要遵守它。时时提醒,时时比照,把风险尽量降低。就像不论开什么品牌的车,都要牢记交通规则一样。

学好开车技巧,脑内揣着交通规则,然后大胆上路吧~!

祝大家玩得安全、玩得开心!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BDSM之口塞安全使用指南

BDSM之口塞安全使用指南

口塞是一项有趣的BDSM项目,通常是通过强迫佩戴者嘴巴张开的方式来剥夺语言能力,但同时又保留发出模糊声音的能力。当你企图说出的话全部变成...

蜡烛爱上鞭 2020.06.03 0 224

女性施虐工作者的日常

女性施虐工作者的日常

BDSM(即绑缚与性调教,支配与臣服,施虐与受虐)是一种用来描述与虐恋(SM)有关的人类性行为模式,它考验了人们在所承受范围内的极限,但...

蜡烛爱上鞭 2020.05.27 0 151

被SM绑能缓解不良情绪吗

被SM绑能缓解不良情绪吗

那年,汤伯乐还没有被墙,丹尼有幸看到一个视频,一位老外绳师的介绍,他用绳艺来调整不良情绪,让体验的人放松压力,甚至缓解抑郁情绪,叫做ro...

蜡烛爱上鞭 2020.05.25 0 16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