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性学研究所 正文

亲爱的,我们一起玩变装play好吗

怎么才能喘得好听

女孩究竟什么样的娇喘声音才是最为调情的呢?什么样的声音才能让对方的爱人欲罢不能呢?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下,怎么才能喘得好听?

上周末,我们俩都不忙,我向男朋友提议玩换装游戏,具体就是他穿我的衣服、我穿他的衣服一起出门。

这确实有我的私欲,我爱男装,我经常拉着男朋友以买衣服之名纯逛男装大肆欣赏。他多次怀疑我根本不爱他,开玩笑说我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看他穿男装。还好他是二次元,接受度很高,也对女装充满好奇,他同意了。

反正戴着口罩,不如玩大一点,我们决定加大难度,要求身上必须体现对方身份特色,我们得互相为对方化妆,但又为了能在这个城市继续做人,我们不允许穿的太过分,高跟鞋他可以不穿,这一条是他强烈要求下给予他的男性关怀。

他问我,丝袜舒不舒服,我立马找了条曾经买的弹性极高的大码的黑色丝袜,他假模假式推了几下,接了。曾经网上出现热议,不少男生都将裤袜当成秋裤穿,并且爱不释手,除裤袜外,还有背心紧身衣也好评连连,为此男生愤愤不平,被很多好物拒之门外,只是因为它有个“女士”“孕妇”这样的营销方式。

我还打趣问他要不要穿女士系带内裤,全新的,让你全方位体验一把女性好物,他没有拒绝,但短裙,他严肃拒绝了。

在长裤和长裙之间,我们花费了很长时间。他穿上长裙,从背影看是个高个子短发女生,从侧面看就是个平胸高个子短发女生,从正面看,嗯,可能是个穿女装的高个子短发男生,我的东方化妆秘术水平有限,大概率救不了他,所以最后选择了长裤。

对于我的选择则宽泛友好了很多,横亘在我面前的选择标准是喜不喜欢,他人各式打量都不必在我的考量范围,十分安全。

这时候,我们发现男性身份的不便,他们的选择太少了,女性穿男装可能会得到帅气、酷、果断、大胆等评价,最差也就是个没有女人味而已,而男性表现女性特性就是变态、二椅子、娘娘腔,除形象之外,生理上的流眼泪权利都被剥夺。

究其原因,女性特质长期以来都被认为低于男性特质,因此女性男性化是可以接受甚至值得鼓励的(“向男孩子一样勇敢坚强”),但男性女性化则是不被接受甚至被嘲笑鄙夷的(“怎么像个女孩子一样柔弱?”)。

女生学会这几招,夹得老公嗷嗷叫

女性之所以能在性生活中感受到快感,完全得益于肛提肌、阴道肌肉和耻骨尾骨肌的规律性收缩所引起的内分泌和神经兴奋上的变化。

最后,他的着装是女式系带内裤、黑丝袜、花衬衣、白色七分裤,我的着装是男士平角内裤、长T、黑色工装裤,除了鞋子其他都是对方的。

下一步是互相为对方化妆,这简直是场灾难。我告诉他手上拿的是眉笔,他说,原来是眉笔啊,然后继续用它涂我的嘴,腮红打了半张脸,眼角小亮片几乎点到太阳穴,很快,这一切过去,轮到他当模特。我给他画了个小丑妆。

我们就这样带着口罩出门了,那一天,是全新的一天,开始于男朋友没有拒绝我,我们还以为会扰乱社会秩序。

我们走路的姿势发生了变化,他隐隐有大跨步走猫步的趋势,还捂嘴笑了4次,会下意识并拢双脚站直。而我,声音低了好几度,语言多陈述,感叹词少了很。也就是说,穿衣的风格影响了我们的行为模式,尼采说过,他用打字机和稿纸写作是完全不同的,他认为写作方式参与了他的思维表达。

张爱玲说:“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带着的一种袖珍戏剧。”选择哪种风格服饰就参加了哪种换装游戏,说白了,就是一种方法派表演,穿上某种特定的衣服,完全融入角色之中,创造角色本身的性格和生活,力求纯粹的浸入、准确的写实,用服装语言虚构人格。

语言的力量是可怕的,它摧毁了《霸王别姬》小豆子死死守住的那条性别线,虽然这线从他被打扮成女孩就是守不住的,但真正意义上的摧毁还是在唱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那时小豆子不再是单纯的反串,这时他完成了跨性别,对别人来说,唱旦角可能是本行,无它手熟尔,用技巧对话角色,但对他来说,就是本色出演,直接与角色对接。

我们换装,不是跨性别,也不是本行,只是为了将自己代入角色,类似于角色扮演,创造某种情境,短暂尝试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换一种思路看世界。

最初,我把换装当成一种游戏,只想快乐地参与其中,但现在我质问自己,我爱男装,是真心觉得男装裁剪、版型设计合心意,还是男权话语下的又一次不经意投降映射?我是否再次为了成为女性而成为女性?

游戏结束后,我想,答案并不是那么容易给出的,也可能在下次游戏中。

延时喷剂使用方法视频

延时喷剂是目前许多男性朋友对付早泄的首选办法,但是好多朋友并不知道正确的使用方法,用的时候本来心理就挺紧张的,想当然的随便找个部位喷两下,就以为大功告成。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

如何增强性吸引,让爱更激情

如何增强性吸引,让爱更激情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个在亲密关系领域中影响了整个学术界对爱情的理解和分析的一个理论--爱情三原色。我们今天只讲其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板块—激情...

性学研究所 2020.09.07 0 321

发布评论